虽然破镜无法重圆,但我却用实际行动正明自己真正改了,而且把赚到的钱都交给妻子,从此浪子回头,安心度日。

堵博害人,但仍有人飞蛾扑火,自取灭亡。很多人不是不知道堵博的危害,是他们控制不住自己,堵瘾比吸毒还可怕,一旦沾上可能终生都戒不掉。当然也有一些人可能会像我一样,靠着亲人的呼唤良心醒悟过来,重新过回正常生活。然而,也不知还有很多人执迷不悟,仍然在迷途中不知返,被堵博迫害终生。


我曾经有一个幸福的家庭,妻子漂亮温柔,儿子乖巧懂事。然而就是因为染上堵瘾,输光家产不说,差点连亲生儿子都卖掉。别怀疑,我当初真的是有点丧心病狂,因为输了钱,一个债主给我出主意说有人愿意花几万块买个男孩,当时我也不知怎么想的,脑子一热就答应了。不过幸好被妻子发现,不然真不知道自己还会犯下多大的错来。妻子见我如此执迷不悟,已经不再哭和劝了,而是带着孩子偷偷的消失在我生活里。父母得知此事后,不但非常庆运妻子的离开,还扬言要与我断绝关系。可能当时真的是鬼迷心窍吧,居然毫无感觉,只觉得妻子这样做才是冷血无情,暗自发誓以后东山再起时一定要她后悔。

堵徒就是这样,在当时我的心里,除了打牌赢钱,已经有没有任何事情能够引起我的重视了。甚至还不知道自己所遭遇的是人生中最大的不幸,妻离子散,家不成家,亲情也不再。最后一次堵是因为真的输到没钱,对方却是个狠角色,大概也是听说我已经落魄了,当下就说要剁我一个手指,欠的钱就不要了,结果我居然还答应了,最后我被打的像狗一样爬了回去,手指的血流得很多,心却麻木的没有知觉。就在此时母亲突然打来电话,她已经一年多不联系我,她在电话里声音颤颤巍巍的问我,是不是招惹到谁了?因为有一群陌生人不知道怎么找到他们,扬言要他们替儿子还钱,他们说自己早已跟我断绝了关系,可那群人还是骂骂咧咧,把俩老人家里搬空了,连我爸的鸟笼子都不放过。母亲给我打电话,只是为了确定一下我人是否安全,父亲虽然生气,但还是让母亲打了这个电话,也正是这个电话,让我痛下决心改变。


我找了个地方重新开始,因为太久没有上班,我找了最辛苦的搬运工作。我靠着残缺的手一点点赚钱,希望早一点还清债务。那时老板见我拼命,便让我当他的司机,还告诉我他也曾是一名堵徒,也输过很多钱,但后来因为一个老师才上岸的。这个人带着他玩塞车,赚了一笔钱,还清了债务后自己又开了一家货运公司,现在人生也算是风生水起了。